您的位置:首页 > 反邪前沿 >
秘密接受死亡训练 900多人一夜身亡 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
www.deyangpeace.gov.cn 】 【 2019-10-25 11:38:54 】 【 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 】

   前段时间,一部名叫《仲夏夜惊魂》的电影上映,被誉为是“今年最好看的电影之一”,而它的好看之处就在于——简直太吓人了

  ▲《仲夏夜惊魂》电影海报

  所有看过的人都觉得,这是一部让人毛骨悚然、细思极恐的故事。

  电影讲述的是一对情侣前往一个瑞典小镇,参加90年一次“仲夏节”的故事。从此,他们就踏上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扭曲世界。

  ▲《仲夏夜惊魂》电影截图

  这个小镇处于北欧,由于极昼,天几乎从没黑过,而这个象征光明的地方,实际上却是一个邪教的大本营:灵异的符号,怪异的目光,献祭自己的仪式……本以为是明媚的田园风光,惬意的乡村生活,一夜之间,村民们却微笑着把这些外来者送上了祭坛。

  ▲《仲夏夜惊魂》电影截图

 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。电影结尾,主人公丹妮在经历了一切后,选择了心甘情愿地献祭自己,就如同电影点评所描述的那样:“观众们目睹丹妮一步步坠入黑暗,拥抱黑暗,成为黑暗。

  戏剧性的情节,让我们实实在在地看到:邪教,离我们一点都不远。比如:1974年在位于南美洲北部的国家圭亚那,有个实实在在的邪教小镇——琼斯镇,在那里发生的一切,远比电影更可怕。

  ▲图源:美国广播公司

  劳拉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,在美国华盛顿区长大。从小,她就是个“激进派”,参加“反越战”游行,加入乐队,哪里有音乐节,哪里就有她的身影。

  ▲劳拉在琼斯镇的驾照,图源:英国广播公司

  经历了年轻时代的动荡与奔波之后,劳拉想找个地方安定下来,而渴望自由的她,希望能有个梦想中的定居之地,那里没有酒精,没有杀戮,更没有歧视,充满了平等与浪漫。

  由吉姆·琼斯建立的“琼斯镇”计划,吸引了劳拉的目光。

  吉姆·琼斯这个名字也许没那么耳熟,但说起他建立的邪教——“人民圣殿教”,一定令人“印象深刻”。

  ▲吉姆·琼斯与妻子,图源:英国广播公司

  “人民圣殿教”建立于1953年。一开始只是一个普通的独立宗教团体,他们帮助老人,设立免费饭堂和社区诊所,但到后来,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……

  创始人吉姆·琼斯在旧金山和洛杉矶建起了气派的教堂,代步工具变成了豪华的轿车,他们在两座城市间招摇过市,号称自己有了3万信徒。

  ▲吉姆琼斯与信徒,图源:英国广播公司

  琼斯得意起自己的权势和号召力,当时的美国政客间甚至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“无论什么时候,你如果需要一大群人,那么去找琼斯吧。”

  琼斯也没有让政客们失望。1974年和1976年的两次选举,旧金山市长乔治·莫斯科恩,旧金山市警察局长及地方检察官约瑟夫·弗雷塔斯,均是在琼斯的帮助下,才得以当选。

  ▲吉姆·琼斯,图源:英国卫报

  渐渐地,权利与金钱滋生的野心,使得琼斯变成了一个专横跋扈的独裁者。他窃取信徒财产和生命,声称自己可以治愈信徒。

  与此同时,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,透露他在教派内的恶行——殴打和霸凌

  而沉浸于权利与掌控的琼斯,无法忍受越来越多的质疑与背叛。

  1974年,他决定把教派和1000名核心信徒迁往南美洲的圭那亚,并且告诉大家,那里是一个热带天堂,没有邪恶,只有自由和平等。除此之外,琼斯也走上了邪教教主的老路,喊出了那句司空见惯的口号:“世界末日即将降临,只有琼斯镇可以幸免于难。”

  ▲图源:维基百科

  劳拉就是在这个时候,听信了琼斯的谎言。和其他许多人一样,她坚信琼斯镇是一片乐土,自己会在那里过着惬意美好的田园生活。

  ▲人民圣殿教的部分信徒,图源:英国广播公司

  但现实给了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。琼斯镇位于圭那亚的北部,地理环境十分恶劣,平均温度高达35摄氏度,蚊虫肆虐,条件艰苦,农业生产能力低下,根本无法自给自足。

  但劳拉们并不灰心,认为这是“神”给予他们的考验。他们辛勤地劳作,虔诚地祈祷,耐心地劝说着一个个刚刚踏入琼斯镇的新人们,如同魔鬼最忠诚的仆人。

  ▲琼斯镇,图源:英国广播公司

  同时,琼斯通过各种手段,让武器和毒品堂而皇之地流入琼斯镇。在琼斯的运作下,这个小镇变得越来越可怕……

  一旦有人妄图反抗或质疑,就要被关在木箱里接受禁闭惩罚。信徒们白天要在烈日下辛勤耕作,晚上还要接受琼斯的训导。

  先后几次,琼斯镇发生了叛逃事件,但无一例外,逃走的人全部被抓了回来。等待着这些人的,是无穷无尽的折磨与拷打。甚至刚出生的婴儿也被带走,因为他们要成为更为虔诚的“信徒”,接受琼斯的教导。

  ▲琼斯镇的信徒们正在制作填充动物,图源:英国广播公司

  除此之外,他们还有每周一次的“白夜”演习,这个听上去似乎很浪漫的名字,实际上却让人不寒而栗。因为,这是一个自杀演习,测试信徒们对于琼斯是否忠诚,能否一饮而尽琼斯准备的“毒药”。

  有信徒回忆道:“每一个人,包括儿童,都被要求排好队,然后每人拿到一杯红色的液体。他们告诉我们那液体中有毒,喝了之后45分钟内便会死去。我们都照他们说的做了。时间到时我们本应死去,但琼斯说其实液体中没有毒,这么做只是为了测试我们的忠诚度。他也警告我们,在不远的将来我们可能有必要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。”

  这一次琼斯并没说假话。

  ▲信徒们需要接受每周一次的“白夜”演习,图源:英国卫报

  琼斯镇的恶行被不断曝光,美国政府终于没办法再对这个无法无天的邪教团体视而不见。

  1978年11月14日,北加州国会议员瑞恩等一行18人到达了琼斯镇,随行人员包括法律顾问,美国驻圭亚那大使馆领事,《旧金山稽查报》《华盛顿邮报》《旧金山纪事报》等媒体的记者和摄影师……他们出发前深信,关于琼斯镇的一切他们一定能调查得清清楚楚。

  ▲瑞恩,图源:维基百科

  当天晚上,瑞恩的使团在琼斯镇受到了热烈欢迎。美味的食物,体贴周到的接待,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和谐。

  直到晚宴结束,使团的一名成员手中,被塞入了一张小小的纸条:“敬爱的议员,我们是弗农·格斯尼和莫妮卡·巴格比。请帮我们逃离琼斯镇。”

  这只是一个开端,先后共有14名小镇成员发出了求救信号,希望瑞恩能带他们逃离这里。

  针对琼斯镇发生的一切,使团希望能尽快离开这里。琼斯本人也并没有阻拦使团带着那些求救的小镇成员们离开,甚至为他们安排了第二架飞机。

  ▲使团带着那些求救的小镇成员们离开,图源:nbcnews

  然而,正当乘客登机的时候,变故发生。

  一名小镇成员掏出手枪,开始向飞机上的乘客们射击;与此同时,一辆拖拉机驶向飞机,在距离飞机9米时,拖拉机上的人突然向正在登机的乘客射击。一共有9人参加这次刺杀行动。

  这个过程仅仅持续了几秒钟,但是被随行的摄影师记录了下来。议员瑞恩,曾经求救过的弗农·格斯尼和莫妮卡·巴格比以及记者们,均当场身亡。

  ▲惨案现场,图源:英国卫报

  一切还没有结束,琼斯做出了一个更为疯狂的决定:“白夜”不再是演习,他要带着自己的信徒们一起走向天堂。

  他让所有的信徒们聚集在大厅。有些不明真相的成员们,还以为这只是又一次的演习,他们不知道,杯子里已经盛好了氰化物。

  根据幸存者回忆,第一个喝下毒药的是鲁莱塔保罗和她一岁大的孩子,她去掉了注射器的针头,小心翼翼地抽取了杯子中的氰化物,然后慢慢递到孩子的嘴边,随后自己把毒药一饮而尽。在她的带领下,其他母亲们也纷纷带着孩子们走到放置毒药的桌前。

  ▲信徒们喝下毒药,现场惨不忍睹,图源:cdn

  目睹信徒们喝下毒药后,琼斯举枪自尽。

  这场献祭仪式,整整死了908多人,其中超过200人是孩子……

  第二天圭那亚军队抵达琼斯镇的时候,小镇死一般的寂静,地上躺着的,是900多具尸体……可以想像那是一副怎样恐怖的画面。

 ▲琼斯镇横尸遍野,图源:英国广播公司

  算上机场的枪击事件,琼斯镇合计913人死亡。从此之后,琼斯镇成了恐怖事件的代名词,“人民圣殿”更成为了邪教的代名词。

  电影《仲夏夜惊魂》的恐怖之处在于,大部分的场景都是阳光而纯白的,在看似光明的背景下,不知不觉地一步步迈入黑暗和死亡。而这样的犯罪,才更令人害怕。

 

  ▲《仲夏夜惊魂》电影画面

  而现实告诉我们,邪教比电影更为可怕,因为所有事情都是真实的,在献出生命时,他们甚至是“快乐”的。

  ▲《仲夏夜惊魂》电影海报

  邪教离我们遥远吗?并不。电影中的女主人公是心理学的高材生,现实生活中高学历却加入邪教的人也比比皆是。邪教的渗透不在于智商高低、年纪大小,就像琼斯镇的居民一样,只要你上交了自己的思想,主动与社会隔离,阳光下的罪恶其实并不遥远。


编辑:孙小媛

主办:中共德阳市委政法委员会 德阳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

蜀ICP备19014634号-1 德阳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 |

联系地址:四川省德阳市长江东路218号 邮编:618000 办公电话:(0838)2203600